首页 >旅游

推薦中國改寫IT游戲規則

2019-05-03 11:54:11 | 来源: 旅游

在羅技(Logitech)位于蘇州的新廠房內,輕輕走下生產線的光電觸摸型鼠標看起來特別憂郁。它們躺在桌上,USB接口連線像尾巴一樣卷曲地拖在身后。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罗技这个计算机外围设备制造商落户苏州(该城市地处华东)的1.2万平米的工厂揭幕后,热情奔放的意大利人、罗技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格里诺?德?卢卡(Guerrino De Luca)的高兴之情溢于言表。

“看看这里,”他说,“你简直难以相信2千万美元可以建造这样一家工厂。”

如今,德?卢卡先生不是一位庆幸来到中国的IT业 (信息技术)首席执行官。

中国进入IT时期

在曾被誉为“人间天堂”的苏州,普普通通的工业园区内到处都是工厂 ,制造的产品从母板到同轴电缆,可谓无所不包。在邻近城市无锡,某计算机芯片合同承包商正在为上海的设计公司制造集成电路。全国共有 3亿多部,下载铃声和注册短信(SMS)服务的机会比比皆是。而且,即便是在小的城市里,也有众多无精打采的青少年趴在装有宽带的吧计算机前,玩着虚构的角色扮演的络游戏。

毫无疑问,中国已迈入了信息技术时代。

私人股权公司汉鼎亚太 (HQ Asia Pacific)的董事长徐大麟先生表示,几年前,中国内地还必须与台湾竞争,以吸引IT制造业的投资。“现在已毫无争议,”徐先生说,“如果要从事制造业,那末就去中国内地。”

中国所扮演的IT发电厂的崭新角色在全部行业内激起层层涟漪。现在,即使在高端电子产品的背面看到“中国制造”的字样也很平常。例如,过去曾由IBM的一个部门生产的Thinkpad笔记本电脑现已归中国个人计算机制造商联想所有。

要取得中国这一新角色的准确资料很难,但中国的确是工业供应链中一个重要的部分。中国每月在电子产品上的贸易顺差已从2003年的10亿美元攀升至60亿美元以上,而且仍在持续增长。

“如果来自中国的供货中断几周的话,全球个人计算机制造业的供应链将会嘎然而止,”技术研究公司国际数据公司(IDC)国际事务部副总裁菲利浦?迪?马席拉克(Philippe de Marcillac)说。

难以忽略的缺陷

但在所有证明中国IT业获得成功的数据中,有两个缺陷总是太容易被人忽略。

,虽然为了攀登价值阶梯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中国电子制造业在很大程度上仍致力于相对低价值的零件生产或装配工作。 Thinkpad可能在中国组装,但英特尔(Intel)处理芯片和微软(Microsoft)操作系统的大部分丰富利润仍掌握在美国手中。

第二个缺点是,到目前为止,的受益方仍是海外企业。以上两个令人难以接受的事实对中国的工业规划者来说是挑战,但令国际IT竞争者感到安慰,因为他们害怕中国公司距离抢夺其市场份额仅几步之遥。

近,瑞银(UBS) 的经济学家乔纳森?安德森 (Jonathan Anderson)表示,中国在供应链中并不是取代日本、韩国和台湾等邻近地区在IT供应链中所扮演的角色,而是已成为一个连接起邻国与国际市场的新接口。“大量的贸易数据显示,中国电子产品的增长对其它国家来说仍看起来相对‘友好’,”安德森先生说。

事实上,将生产转移到中国大多由外国公司自行组织,而且他们在该行业中处于支配地位。来自中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海外投资公司在中国2004年出口的“高新科技”产品(主要以IT产品为主)中的比重超过87%。

本土企业兴起

但例外也有很多。例如,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兴和华为正与诺基亚(Nokia)、朗讯(Lucent)等国际巨头争取建立的“第三代”移动络的合同。

中兴和华为充分利用雇佣大批工程师的能力,而他们要求的工资仅为美国、欧洲或日本工程师的一小部分。

中兴和华为还将10%或以上的收入用于研发,这为他们迅速成为市场奠定了基础。

中国公司可以以较少的研发投入而聘请到更多的研究人员,中兴的董事长侯为贵说, “在某些方面,这是我们的优势。”

但电信设备厂商却是例外。中国公司几乎不太愿意在研发上进行相同的投资。例如,罗技总裁德?卢卡先生指出,计算机外围业务的本地竞争对手通常在研发上的投入不足1%,而瑞士和美国市场的投资为5.5%。这意味着后者能发明新的功能,例如价格和利润率更高的激光鼠标。

而且,中国公司对于每一年从各所高校毕业的30万名左右的工程师不具有垄断权。现在,一大批资金雄厚的外资研发中心落户北京、上海和二级城市,并与本地企业争夺的人才。

侯先生说,中兴在中国研发领域的20年经验难以匹敌,但他承认不会如此。 “要确切地说很难,但在未来的三到五年中,我们的优势将会相对明显,”他说。

中兴和其它本地公司早在很大程度上丧失了在中国建厂的优势,由于外国IT制造商为降低成本而减少了外籍员工的人数,并常常从特殊的税负减免和鼓励投资的政策中受益。

中国公司手中潜伏的是快速增长的国内市场。政府法令仍然举足轻重,本地供应商的支持对于其发展仍然至关重要。但是,这些优势并没许多人可能以为的那么显著。

例如,中兴的侯先生抱怨说,电信设备厂商不具有其它地方所有的国内市场保护力度。

电子工业监管者在努力限制本地听筒制造商数量上花的时间,比花在把外国竞争者拒之门外的更多。到目前为止,通过强制推行特殊标准以支持本地电子公司的努力几乎毫无结果。

与日本或韩国成为IT强国的起步阶段相比,中国市场的开放程度已远远超过了它们,而且进入壁垒还在降低,因为中国在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WTO)时曾做出相干承诺。

谁将是赢家?

“中国开放的速度之快给予本地公司发展的时间有限,”麦肯锡(McKinsey)中国区董事长欧高敦(Gordon Orr)说, “如果跨国公司能来到中国并发挥较低成本的优势,中国本土竞争者还能使出什么不同的高招呢?”

在一些领域内,本土企业仍具有优势。例如,电信服务仍受到高度保护。而且,外国络游戏公司不能直接进入市场,这给予本地分销商建立大型企业和着手开发自己产品的机遇,例如在纳斯达克(Nasdaq)的上市公司盛大。

但是,和中国的许多领域一样,互联也深受模仿文化之苦。一旦出现好的创意,立即会遭到新的市场进入者的模仿,从而只能使极少数人受益。即使是的公司也可能因为本地资本市场的职能失调和缺少一个健康的风险资本体系而发展艰苦。低息的银行信贷能弥补一部分缺口,但只会使一个早已摇摇欲坠的金融体系更加岌岌可危。

汉鼎亚太的董事长徐先生说,另一个需要关心的问题是中国工程师普遍缺乏创造力,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对机械学习的依赖造成的,即使在中国的学符亦是如此。但他仍然坚信,中国将有能力在诸如工业设计等高价值领域内有所建树。“中国将使自己从世界工厂的地位提升到全球的工程中心。”

中兴的侯先生对此表示认同。他相信,中国拥有“智力和智慧”。 “将来,这一特质必将在全球高科技工业中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他说。

认为中国的IT部门将永远被外国企业主宰的想法肯定是愚蠢的。大批在外国企业接受培训的管理军团和在海外留学的理科生将成为中国未来的企业家。而且,薄弱的知识产权保护将继续允许本地企业进入本来应向他们关闭的市场。

在未来的几年内,中国公司在全球IT业中的地位势必日趋重要;尽管大多数国际市场竞争者现在仍是赢家,但并不是总会是。

注意饮食习惯预防口腔溃疡
增强性兴奋六大动作指导
脂肪肝的有关发病原因是什么呢

猜你喜欢